成线年前被贝尔预言的阿兰·阿斯佩果真获诺贝尔物理奖研究爱因斯坦没想明白的事

北京时间10月4日17:45,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法国物理学家阿兰·阿斯佩(Alain Aspect)、美国理论和实验物理学家约翰·弗朗西斯·克劳瑟(John F. Clauser) 和奥地利科学家安东·塞林格(Anton Zeilinger),以表彰他们在量子信息科学研究方面作出的贡献,尤其是在验证贝尔不等式方面先驱性的工作。

1935年,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鲍里斯·波多尔斯基(Boris Podolsky)和纳森·罗森(Nathan Rosen)发表了一篇著名的论文,质疑量子力学的完备性。题目是“量子力学对物理实在的描述能被认为是完备的吗?”。这就是量子力学发展史上著名的EPR质疑,又称为EPR佯谬,质疑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量子纠缠态”。

1974 年,他与迈克尔·霍恩(Michael Horne)合作,首次显示贝尔定理的推广为所有局部现实的自然理论(又名客观局部理论)提供了严格的约束。这项工作引入了 Clauser-Horne(CH)不等式,作为由局部现实主义设定的第一个完全通用的实验要求。它还引入了 “CH 无增强假设”,从而将 CH 不等式简化为 CHSH 不等式,因此相关的实验测试也约束了局部线 年,他首次观察到光的亚泊松统计(通过违反经典电磁场的柯西-施瓦茨不等式),从而首次证明了光子的明确粒子状特征。1976 年,他进行了世界上第二次对 CHSH-Bell定理预测的实验检验。

塞林格(Anton Zeilinger)是维也纳大学物理学名誉教授,奥地利科学院量子光学与量子信息研究所高级科学家。他也曾任奥地利物理学会主席,现任奥地利科学院院长。他还是中国“量子之父”——潘建伟的导师。

塞林格曾说,大约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人们开始在实验上深入探索量子世界,思考这个世界是否线年,他和同事首次完成了量子隐形传态的原理性实验验证,成为量子信息实验领域的开山之作。量子隐形传态是从一个粒子向另一个粒子远距离传递未知量子态的方式,这一过程不需要传递粒子本身。潘建伟教授也是这一个实验的重要参与者之一。

因在激光物理学领域的突破性发明,发明光镊的美国贝尔实验室科学家阿瑟·阿什金(Arthur Ashkin),与发明啁啾脉冲放大技术(CPA)的法国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科学家热拉尔·穆鲁(Gérard Mourou)和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被授予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